DYNAMICS 動態
監管升級 微信微博今日頭條紛紛自查
2018-04-12

4月11日,微博方面宣布聯合秒拍、一直播,對自身平臺中可能存在的違規違法內容開展持續三個月的專項清理行動。就在同日,新京報記者發現,微信、QQ不能播放快手、抖音、微視、西瓜視頻等短視頻APP分享的鏈接內容。今日頭條也宣布關閉App內語錄、段子、趣圖、美圖和美女共5個頻道。今日頭條方面表示,這是產品內部整改的一部分。有業界人士認為,這一系列動作的背后,是監管部門近日對互聯網不良內容的監管風暴進一步升級。

  今日頭條、微信、微博自查力度加大

  4月11日,新京報記者嘗試將抖音、快手、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中的視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但打開微信朋友圈后只能看到一串網址鏈接。而分享至微信群或微信好友后,點擊分享圖標并不能打開視頻頁面,只能看到文字說明和網址鏈接。秒拍和美拍仍能正常分享。

  說明顯示,互聯網短視頻整治期間,平臺將暫停短視頻APP外鏈直接播放功能,如需要觀看,仍可復制網址使用瀏覽器播放。

  騰訊方面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微信和QQ將在互聯網短視頻整治期間,暫停包括騰訊旗下的微視以及快手、抖音、西瓜視頻等外鏈直接播放功能。恢復時間需要根據政策情況適時調整,所有的工作都要符合主管部門的要求。

  騰訊方面表示,“微視屬于QQ及QQ空間自身生態的模塊之一,此次QQ及QQ空間暫停的是短視頻APP外鏈的直接播放功能。”

  當天,微博也宣布聯合秒拍、一直播開展持續三個月的專項行動,主要目的對自身平臺中可能存在的違規違法內容進行清理。

  4月11日下午,今日頭條宣布關閉App內語錄、段子、趣圖、美圖和美女共5個頻道。目前,打開今日頭條客戶端,在頻道選擇中,已經看不到相關頻道。今日頭條方面表示,這是產品內部整改的一部分。

  此前4月4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文表示,“今日頭條”、“快手”兩家網站播出有違社會道德節目等問題,在不具備《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的情況下持續頂風拓展視聽節目服務,擾亂網絡視聽行業秩序。

  4月10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再度發文表示,在督察“今日頭條”網站整改工作中,發現該公司組織推送的“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和相關公眾號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題,責令“今日頭條”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及公眾號。

  有網友擔心未成年人接觸不良信息

  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連續發文后,各家短視頻平臺進行了自查自糾。快手稱已清理5萬條問題短視頻,查封1.1萬用戶。

  4月11日,抖音短視頻發表聲明稱,從即日起,對系統進行全面升級,期間視頻直播、評論功能將暫時關閉,待系統升級完成后重新開通。今日頭條官方向新京報記者確認了上述信息,并表示將加強對平臺內容的管理,努力打造正能量的短視頻平臺。

  抖音短視頻還在近期相繼上線了“風險提示系統”、“反沉迷系統”。據抖音產品負責人王曉蔚介紹,“風險提示系統”對站內潛在有風險、高難度動作的視頻內容,進行標注提示,防止用戶盲目模仿。“反沉迷系統”則類似于游戲的反沉迷系統,用來幫助用戶進行時間管理。

  姬清揚(化名)是一名大學生,昨日她告訴記者,使用短視頻應用主要是為了在閑暇時打發時間,同時還可以向身邊的人展示自己。她同時指出,“平時在用的時候經常能看見一些暴力和黃色的內容,確實應該整治。”

  “一個平臺傳播的內容合不合適,你就看能不能拿給孩子看。”一位網友評價時下流行的內容平臺時稱,“現在APP里的一些內容大人看都覺得不好意思。”目前未成年人的媒體接觸度大大提升,讓孩子過早地通過媒體接觸到了成人化的信息,而不良內容不受控的傳播更會加劇這種現象造成的不良后果。這個觀點在網上得到不少網友支持,“臺燈下的影”表示,“負能量的東西,封也是沒辦法的。”

  “我一天使用抖音頻率10次以上”,柳先生是快手的忠實用戶,他表示,平臺的確存在一些不適宜兒童觀看的視頻。

  (楊礪)

  互聯網內容平臺迎監管風暴

  3月29日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報道稱,觀眾舉報稱今日頭條刊登違法廣告、虛假廣告。

  3月31日到4月2日

  央視《新聞直播間》多次報道今日頭條和快手等平臺上播放低俗視頻,并點名今日頭條旗下火山小視頻。

  4月4日

  廣電總局對今日頭條主要負責人進行了約談,廣電總局要求全面清查庫存節目,對網站上的低俗、暴力、血腥、色情、有害問題節目要立即下線;并追究相關人員責任。廣電總局稱,將視網站的整改效果,依法采取進一步處置措施。

  4月9日

  鳳凰新聞、網易新聞、今日頭條和天天快報四款應用被要求下架。鳳凰新聞暫停下載2個星期,網易新聞暫停下載一個星期,今日頭條暫停下載3個星期,天天快報暫停下載3天。

  4月10日下午

  今日頭條旗下“內涵段子”應用程序及公眾號因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題被廣電總局永久關停。

  4月10日

  今日頭條旗下視頻網站“陽光寬頻網”的PC端和大部分移動端無法正常打開,頁面顯示“無法連接到服務器”。

  ■ 相關新聞

  今日頭條旗下陽光寬頻網無法訪問

  繼內涵段子被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下稱:廣電總局)永久關停后,今日頭條所收購的陽光寬頻網也受到影響。至記者截稿,其頁面一直無法打開。

  4月11日,新京報記者發現今日頭條旗下視頻網站“陽光寬頻網”的PC端(個人電腦端)和部分移動端頁面無法正常打開,頁面顯示“無法連接到服務器”。不過,個別手機移動端雖然打不開陽光寬頻網頁,但可直接跳轉至今日頭條旗下西瓜視頻。目前,西瓜視頻暫未受到今日頭條整頓的波及。

  新京報記者就此向今日頭條方面求證,對方并未給予正面回復。今日頭條方面表示:“根據有關部門要求,我們的產品在做自查,給用戶帶來不便,深表歉意。”

  值得注意的是,陽光寬頻網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正是因為牌照,陽光寬頻被今日頭條寄予厚望。

  2017年2月,今日頭條全資收購了陽光寬頻網的母公司運城市陽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運城陽光)。隨后,今日頭條應用內的視頻欄目的名稱,變更為“陽光寬頻”。

  此外,今日頭條旗下短視頻平臺火山小視頻的母公司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是運城陽光的全資子公司,也就是說,火山小視頻也是使用其相關牌照的。

  做出這一決定的原因,與短視頻需要具備的幾個牌照有關。涉及短視頻行業相關牌照主要有三個。分別是原文化部頒發的《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持有者較多,不構成門檻;廣電總局頒發的《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下稱:《視聽許可證》);國家網信辦頒發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下稱:《新聞許可證》)。其中后兩個證件均很難取得。

  2016年9月,廣電總局下發《關于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指出不持有《視聽許可證》的機構,均不得利用網絡直播平臺(直播間)開辦新聞、體育、訪談、評論等各類視聽節目,不得開辦視聽節目直播頻道。

  今日頭條間接擁有《視聽許可證》。陽光寬頻網站顯示,其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編號為0410466),還具有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牌照號:(2015)1413-002號)、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牌照號:晉B2-20100003)。實際使用中短視頻需要上傳到運城陽光的域名下,觀看時顯示的域名也為該網站。

  值得注意的是,有消息稱,陽光寬頻擁有的《視聽許可證》已經超過使用期限。在此前陽光寬頻網公示的《視聽許可證》的有效期為2015年1月18日至2018年1月18日。該消息未得到今日頭條和陽光寬頻證實。

  ■ 觀點

  “低俗內容 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將改變”

  “低俗內容是一條吸引流量的捷徑。不得不承認低俗內容是滿足用戶某些方面低層次需求的,而且適用范圍特別廣。”獨立IT分析師唐欣稱,這些平臺在鼓勵用戶生成內容,讓受歡迎的內容凸顯出來,自然而然會讓低俗內容泛濫。

  但低俗內容多了,會形成劣幣驅逐良幣,抑制優質內容的發展,唐欣稱,此次整頓之后,預計相應產品的活躍會有所降低。不會對平臺有致命影響,但會是內容的轉折點。“以前是粗放式的,以后這條路走不通了,需要平臺深度介入了,優質內容會獲得更好的成長空間。”他認為,各平臺態度上響應雖然都比較及時,但能否能徹底摒棄低俗內容是一個長期建設的過程。

  一位傳播學學者向記者表示,時下火爆的內容平臺作為一種媒介,不僅僅承擔著傳遞信息的作用,也在潛移默化中塑造和固化社會認知。而平臺基于算法推薦的暴力、偏見、軟色情等內容會使相關信息過度傳播,這對于引導良好社會風尚的形成是不利的。(楊礪)

  ■ 人物

  “技術男”張一鳴遭遇價值觀重塑

  4月11日凌晨,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發布了一封致歉信。

  此前今日頭條在有關部門的監管行動中被一再點名,旗下的火山小視頻、抖音遭遇整改,今日頭條APP被下架三個星期,旗下的內涵段子直接被永久關停。這些平臺都是今日頭條重要的流量來源。

  張一鳴在致歉信中表示,“我真誠地向監管部門致歉,向用戶及同事們道歉。從昨天下午接到監管部門的通知到現在,我一直處在自責和內疚之中,一夜未眠。今日頭條將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及公眾號。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接受處罰,所有責任在我。”

  “補社會責任上欠的課”

  “為了這封道歉信,張一鳴忙到凌晨兩三點”,今日頭條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

  4月11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走訪了位于海淀區的今日頭條總部,走進一樓首先看到上百人的技術團隊和產品團隊都在正常辦公。多位員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涉事團隊都在全力整改,很忙的”。

  張一鳴在道歉信中表示,“我是工程師出身,創業的初心是希望做一款產品,方便全世界用戶互動和交流。過去幾年間,我們把更多的精力和資源,放在了企業的增長上,卻沒有采取足夠措施,來補上我們在平臺監管、企業社會責任上欠下的功課,比如對低俗、暴力、有害內容、虛假廣告的有效治理”,他還表示,“我們片面注重增長和規模,卻沒有及時強化質量和責任,忽視了引導用戶獲取正能量信息的責任。對承擔企業社會責任,弘揚正能量,把握正確的輿論導向認識不夠,思想上缺乏重視。”

  “技術男”,這是外界對張一鳴的印象中最常見的關鍵詞。今日頭條早期員工的印象中,張一鳴是技術人員標準的T恤加牛仔褲的形象,他本人亦曾在采訪中承認有一口氣買了99件凡客T恤的軼事。

  1983年出生的張一鳴是福建龍巖人,與日后曾一起創過業的好友王興是同鄉。2001年,張一鳴考入南開大學;一年多后從微電子專業轉學到軟件工程,因為“軟件工程比較快,你寫個程序馬上就能跑起來,發揮作用”,張一鳴如此表示。

  對張一鳴而言,通過技術,可以解決問題且成效顯著。

  熟悉張一鳴的人描述他天然具有極客氣質,他在采訪中談到自己設計的算法,會用“它就是一個生命體,你可以觀察它,它(算法)同時又在屏幕后看你”這樣的句子來描述。

  張一鳴曾在微軟短暫工作過一段時間,很快因不適應離開,給出的解釋是條條框框較多,“我認為不適合特別有想法、特別有沖勁的人”。張一鳴曾在《博客天下》的采訪中提到,自己拒絕過很多項目,因為“沒意思”他本人想做“來勁的事”。

  2012年8月今日頭條上線,這是一款基于推薦引擎進行內容分發的產品,推出的時間點正好趕上了移動互聯網崛起、社交網絡發展的一波浪潮。張一鳴在今年3月與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的對話中如此提到:“創業的機會是你用不同的視角看待世界,你看到一些不同的東西,這個東西你可能領先別人看到,那你最終把它創造出來”。

  技術男遇價值觀問題

  “技術男”稱號的另一重隱藏含義是:對技術過多的重視與信任。

  作為一家創始人風格明顯的公司,今日頭條內部對技術的推崇是業內公認的。接近今日頭條的人士告訴記者,組織架構層面,很多部門的負責人甚至內容部門的負責人都是技術出身,“頭條內部比較迷戀技術和數據。如果內容團隊認為有什么值得做或者效果好,但技術領導并不看重,要看數據,用數據說話。今年年初直播答題百萬英雄就是一個90后的技術PV主導做的”。

  當今日頭條發展到足夠大的規模后,技術與倫理之間的碰撞日漸尖銳。2016年底,張一鳴在《財經》采訪中表示,“企業都要有社會責任感,我們要做對社會有益而不是有害的事。企業和媒體的區在于:媒體是要有價值觀的,它要教育人、輸出主張,這個我們不提倡”,“我們不是個媒體公司,是因為我們不創造內容,我們不發表觀點”,“我們會承擔企業的社會責任,但我們不想教育用戶”。

  這些言論一時讓張一鳴本人和公司陷入輿論旋渦。

  “這話本身其實沒毛病,有價值觀的從來都是人,而不是技術”,今日頭條的天使投資人劉峻表示。他認為,雖然不確定“沒有價值觀”是不是張一鳴的原話,但“如果是,那這情商確實有待提高”。

  在價值觀的問題上,一個顯見的變化是,今日頭條的內容審核團隊在快速擴大。今年1月,今日頭條在內容審核編輯團隊人數已超4000人的基礎上啟動招聘2000名內容審核編輯。今日頭條副總編輯徐一龍向媒體表示數字還會增加,預計很快突破10000人。(記者 楊礪 白金蕾 朱玥怡 梁辰)


? 电脑开机没任何反应